欢迎光临
-->
返回列表
您当前的位置:快三分分彩 > 顶级赛马 >
网址:http://www.2mah.com
网站:快三分分彩
短跑明星PK顶级赛马:谁跑的更快?谁更加吸金?
发表于:2019-03-26 20:05 来源:阿诚 分享至:

短跑明星PK顶级赛马:谁跑的更快?谁更加吸金?

  短跑明星和顶级赛马比赛,究竟谁更快?相信大多数人都会投给赛马,其实在较短的途程内比赛,人和马是各具优势的。在赛场之外,很多田径明星在全球范围内都有十足影响力,赛场外的代言、赞助等收入也非常丰厚,经常位于运动员财富排行榜前列,牙买加短跑名将博尔特就是一例;但如果说优秀的赛马能比短跑明星赚得更多,你会相信吗?

  比赛是在英国进行的,当时38岁的英国短跑明星钱伯斯(曾以9秒87平了欧洲男子百米纪录,并当选过欧洲最佳男子田径运动员)在专门打造的正规田径跑道上奔跑,纯血赛马则在沙地上跑,跑道两侧架满了高速摄像机。从视频中可以看出,钱伯斯从起跑后15米就迅速建立了优势,尽管在后面的比赛中骑师不断快马加鞭,但已经难以挽回败局,钱伯斯以明显优势获得胜利。最终的百米跑成绩定格在10秒36。

  很不可思议是不是?其实如果距离继续增加,人类基本是没有胜算的,即便是目前的世界纪录的保持者“闪电”博尔特也几乎没有可能做到。根据国外媒体的统计数据,赛马1000米最佳纪录为53秒7,1600米为1分31秒8,2400米为2分23秒,也就是说比赛中赛马跑百米最快只需要5秒多,比当今的人类世界纪录要快接近4秒!鉴于目前的世界纪录都是0.1秒地提升,4秒的差距几乎就相当于普通人和运动员之间的差距了。

  再看视频里的短跑明星,之所以钱伯斯能获胜,则是因为赢在了起跑和加速的阶段。起跑阶段,顶尖短跑运动员的反应时间通常会在0.1秒-0.2秒,并能在50米-60米之内达到最高速;相对来说,赛马在启动阶段由于骑师驱策赛马加速的需要时间以及赛马的比赛习惯等原因,赛马很可能无法在最初的100米距离中就达到自己的速度,因此出现了在100米距离的比拼中,人类获胜的情况。

  首先我们必须得承认,拿一匹赛马和顶级运动员比较收入多少显然不怎么公平,毕竟仅仅通过某些大品牌赞助商或者代言,部分顶级运动员每年的收入就已经达到千万级别,所以我们这里就只比较赛场上的收入,接下来就让我们先介绍一下两位参赛选手:

  尤塞恩·博尔特(Usain Bolt),1986年8月21日生于牙买加特里洛尼,牙买加跑步运动员,2008、2012、2016连续三届奥运会男子100米、200米冠军,男子100米、200米世界纪录保持者。

  “范高尔”(Frankel),2008年英国出生,著名种公马“伽利略”(Galileo)子嗣,职业生涯14场全胜,先后在2010年获得欧洲最佳2岁雄马、2011年欧洲年度马王以及最佳3岁雄马、2012年欧洲年度马王。

  一个是赛马场上的“不败战神”,许多人心目中的历史最佳赛马;另一个是田径史上几乎毫无争议的“历史最佳”,最具商业价值的运动员之一,两者的赛场收入究竟有多少差距呢?

  首先我们来看博尔特,虽说2008年一战成名,但博尔特实际上是从2012年开始才逐渐成为《福布斯》全球运动员收入排行榜的常客。根据福布斯的数据,博尔特的赛场收入可分为两个阶段:2012-2014年间,博尔特平均每年能够拿到20-30万美元的赛场收入;2016-2017年,博尔特则每年能拿到超过220万美元的出场费和奖金。

  反观“范高尔”,2岁(第一年出战4次)就收获约27万英镑(约合38万美元)的奖金,3岁和4岁同样出场5次,每年竟能分别拿到110万英镑(约合155万美元)以及163万英镑(约合229万美元)。虽然总体的赛场收入仍与博尔特有一定距离,但如此的吸金能力也足以让人震惊了!

  我们再将顶级运动员的范围扩大,考虑到博尔特在短跑项目里的统治力以及每场高达30万-40万美元出场费,其他顶级短跑运动员(除极少数外)与其赛场收入可能会有至少数倍甚至十数倍的差距。

  而在顶级赛事较多的赛马界,则能有相对较多的顶级赛马“熬出头”,全球共有400多场比赛达到G1一级赛级别,还有500多场二级赛以及900多场三级赛。以澳大利亚为例,只有比赛奖金在35万澳币(约175万人民币)以上的比赛(例如CHC“俄国先锋”所获得的G1“奥克利盘”总奖金就达到50万澳币,约合250万人民币),才能申请成为一级赛,鉴于头马能够奖金的极大部分,这也从某种程度上保证了顶级赛马的收入。

  大陆赛马网在对2017年的全球赛马市场进行总结时,发表过《北半球最忙碌种公马来自美国:一年配种235次,助马主吸金1.5亿》:

  欧洲2017年最忙碌的种公马是“黑暗天使”(Dark Angel),他一年配种223匹雌马,一次6.5万欧元(约51万人民币),一年的配种费收入是1.14亿人民币!

  美国2017年最忙碌的种公马要比欧洲的“黑暗天使”更为“勤奋”!“淘气鬼”(IntoMischief)一年配种了235匹雌马,成为北美、欧洲最忙的种公马。他一次的配种费是10万美元(约64万人民币),一年的配种费收入约1.5亿人民币!

  种公马的价值从以上两个案例得到了很好的诠释。如果说人类运动员在退役之后的身价(包括商业价值)大多会降低,那么赛马则并不一定会遵循这样的规律,甚至退役成为种公马后身价还会增加,CHC双料G1赛冠军“俄国先锋”的父系“犀利时”就是一例。以2016年来说,“犀利时”的配种费高达11万澳币(约55万人民币),鉴于他的生涯奖金为103万澳币(约515万人民币),那么当年他只需与10匹雌马配种就能追平生涯奖金的数额,而随着CHC赛马“俄国先锋”、“占领者”(Invader)等优秀子嗣的强势,“犀利时”的收入或许能更进一步,当然其自身的价值更是已经水涨船高。如今,CHC旗下的“俄国先锋”已经在很多场合被列为“犀利时”的代表性子嗣进行介绍,目前已经退役为种公马的他也将延续其父的成功为CHC的马主会员带来更多收入。

  同样是极具悬念和刺激的竞速项目,同样具有极高的商业价值与投资前景,其实短跑(或者田径类项目)和赛马在诞生之初就有着许多相似之处。就像前文中所说,顶级赛马与短跑明星的差距,更多地在于“代言”和商业价值的开发。正如十多年前“110米栏”这个不为国人所知的田径项目因明星(刘翔)的横空出世而走入大众视线,相信赛马这个过去属于“冷门”的项目也将在一代代中国赛马人的努力中以及更加商业化的形式下与世界接轨,迎来前进的契机。